导航

简析破产撤销权之破产临界期内的个别清偿行为

发布日期:2020-07-24
      破产撤销权是指债务人财产的管理人对于债务人在破产申请受理前的法定期间内进行的欺诈债权人或损害全体债权人公平清偿的行为,有申请法院予以撤销并追回财产的权利。
      破产撤销权的设立,是为了防止债务人在丧失清偿能力的情况下,通过无偿转让、非正常交易或者偏袒性清偿债务等方法损害全体或多数债权人的利益,破坏破产法的公平清偿原则。通常情况下,只有债务人在破产程序启动时所有的财产才受破产法的约束,才属于债务人财产或破产财产。在破产程序启动前债务人已经转让的财产不属于破产财产,否则可能会影响交易安全与经济秩序。一些债务人出于不良动机发生道德风险,在破产案件受理前转移财产、逃避债务,或对个别债权人偏袒性清偿。一些债权人也利用不正当手段抢夺清偿,从而造成经济秩序混乱,无法实现破产法的公平清偿目的。在破产程序启动后,管理人接手债务人的财产和管理,债务的个别清偿被禁止,因此,在破产案件受理前夕,债务人仍能控制财产时集中发生违法清偿。为实现破产法公平清偿的原则,必须制定规则,规制债务人的不当财产处分行为,恢复、保全债务人的责任财产,实现破产财产的公平、有序分配,这就是设置破产撤销权的目的。
一、破产临界期内的个别清偿行为的概述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破产法》)第三十二条将破产案件受理前6个月内,债务人已经发生破产原因的情况下仍然对个别债权人清偿的行为确定为可撤销的行为,同时赋予管理人请求法院予以行使破产撤销权并追回财产的权利,从而确立了破产临界期内的个别清偿行为系有害于债权人利益的行为并应予以行使破产撤销权的一般规则。破产临界期内的个别清偿行为,也称危机期间的个别清偿行为,属于偏颇性清偿行为的一种。偏颇性清偿行为是指破产程序开始之前,债务人实施的行为使个别债权人的地位得到改善而优于其他债权人,破坏了全体债权人公平清偿的原则。这是从债权人地位角度考虑的。偏颇性清偿行为包括三种:《破产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债务人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和“对未到期的债务提前清偿”以及《破产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的“破产临界期内的个别清偿行为”。
      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债务人在破产申请前恶意优先清偿关联企业或亲朋好友的到期债务,致使其他债权人的利益在随后启动的破产程序中受到损害。破产临界期内的个别清偿行为的法律规定,解决了此类行为的撤销权问题。该规定虽然具有制约恶意优先清偿的作用,但同时也会使债务人在此期间内所有的自愿或非自愿的清偿行为面临可能全部被撤销的风险,损害善意第三人的利益,会影响交易的安全和经济秩序的稳定。为了避免这种不利影响的发生,平衡全体债权人和个别债权人之间的利益冲突,《破产法》第三十二条以但书形式规定“个别清偿使债务人财产受益的除外”,作为破产临界期内个别清偿撤销的例外规定,从而对该种行为的撤销加以一定的限制。此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以下简称《破产法解释二》)列举了三项必要的个别清偿,即债务人为维系基本生产需要而支付的水电费等、债务人支付劳动报酬和人身损害赔偿金,并以使债务人财产受益的其他个别清偿作为兜底性条款(第十六条)。同时还补充规定了以下除外情形:对由债务人财产担保债务的个别清偿(第十四条)、对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或基于执行行为的个别清偿(第十五条),从而对破产临界期内的个别清偿行为撤销的例外情形作了列举和扩张。但是由于《破产法》及《破产法解释二》所列举的情形有限,尚不足以为司法实践提供具体统一的裁判规则。因此,法官在具体案件中针对破产临界期内的个别清偿行为决定撤销与否时仍面临认定上的困难,不可避免地出现适用结果上的不同,对交易安全造成损害,也难以为市场交易的参与者提供稳定的司法预期。

二、破产临界期内的个别清偿行为的撤销例外解读

      笔者结合破产撤销权的设立目的以及偏颇性清偿行为的构成要件,结合现有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对于破产临界期内的个别清偿行为撤销的例外情形作以下解读:

1.“对以债务人自有财产设定担保物权的债权的清偿”

     《破产法解释二》第十四条规定,债务人对以自有财产设定担保物权的债权进行个别清偿,属于破产临界期内的个别清偿的例外而不予撤销,除非债务清偿时担保财产的价值低于债权额。因此,对于《破产法》第三十二条中“对个别债权人进行清偿”,指的是对无财产担保债权人的个别清偿,对债务人就该项债务提供有物权担保的债权人,在担保物市场价值范围内进行的清偿不在可撤销行为范围内。因有财产担保的债权人即使在破产程序中也享有优先受偿权,可以得到个别受偿。但在担保财产价值不足以清偿担保债权的情况下,债权清偿中超出担保财产价值的部分属于偏袒性清偿。

2.“债务人获得了后位新价值”

      如果债权人基于债务人的清偿行为而向债务人提供了新价值,例如基于对旧贷款的清偿提供了新贷款、基于对先前货款的清偿供应了新一批货物。债务人在获得后位新价值情形下,虽然先前的清偿减少了破产财产,但是通过债权人基于新的信用提供的商品或贷款其破产财产又得到增加,清偿和新价值相互抵销,此时债务人的责任财产并没有减少。原债权人则成为新价值的债权人,其受偿地位也没有变得更为有利。因此,对债务人为了获取后位新价值,而对先前债务所作的个别清偿,在新价值范围内没有出现偏颇性清偿的后果,对于先前的清偿行为不应撤销。

3.“即时结清的买卖行为”

      如果债务人的交易是同时或者基本上同时发生的,并且交易的目的是获得同等价值或能够给债务人财产增加新价值,该交易行为就可免于撤销。规定“即时结清的买卖行为”作为撤销的例外情形,主要基于以下两点考虑:(1)该交易本质是对待履行和等值(甚至超值)交易,清偿并没有减少债务人财产,而只是财产形式的转换,因此没有损害债权人全体利益;(2)不撤销此类清偿行为,有利于维持已经面临经济困境的债务人仍可以参与一定形式的交易活动,继续维持企业的运转。否则将导致债权人不愿意与陷入困境的债务人继续从事商事交易,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会加速债务人的破产进程。在适用该例外时应注意两点:第一,交易具有等值性,即债务人的给付与债权人的对待给付价值差额不能过大,否则可能会因以不合理的价格进行交易而被撤销;第二,交易具有即时性,即给付与对待给付之间的时间间隔应当在合理的期限范围之内。

4.“常规营业给付”

      所谓常规营业给付,也称正常营业给付、惯常交易。根据美国破产法,是指符合债务人正常商业与财务流程、遵守通常商业条款的交易。常规营业给付本身不仅会减少债务人财产,而且有违公平清偿原则。但是,将其作为行使破产撤销例外情形的理由:允许债务人保留常规营业范围内的清偿,实际上会鼓励债权人与存在财务困难的债务人进行信用交易。实质上,常规营业给付有利于实现债务人资产价值的最大化,债权人作为整体也将会因此受益。常规营业给付对于债务人在陷入经济困境后维持经营以及信用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将其作为例外有益于债务人财产。《破产法解释二》第十六条第(一)款列举的“债务人为维系基本生产需要而支付水费、电费等的个别清偿”免于撤销的规定,实则属于常规营业给付的例外规定。

三、结语

      破产撤销权的行使难免与契约自由产生冲突,需要在债权人的整体利益与个别利益的维护进行权衡并作出选择。笔者认为,如何正确理解并适用法律对于破产撤销权制度中的破产临界期内的个别清偿行为的规定,应当结合破产撤销制度的目的以及偏颇性清偿行为的构成要件,特别是结果要件进行分析。对未损害债务人财产且未导致偏颇结果的个别清偿行为予以排除,同时,对于某些当事人以诚实善意进行的行为,虽然在客观上可能减损了债务人的责任财产,但管理人也不应简单地予以撤销,这样才能保证破产撤销权制度的立法价值得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