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合同中存在“或裁或诉条款“的合同案件如何确定管辖?

发布日期:2020-08-24

一、案情回顾

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买卖合同,双方在合同中约定:“因本合同发生的争议,双方可协商解决。协商解决不成,任何一方可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或者向甲公司住所地法院起诉。”因乙公司未按合同约定履行义务,甲公司遂向甲公司住所地法院提起诉讼。乙公司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主张其与甲公司在买卖合同中约定了仲裁条款,本案应由北京仲裁委员会管辖,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法院应将本案移送北京仲裁委员会管辖。一审法院经审查后裁定驳回了乙公司的管辖权异议申请;乙公司不服,向上级法院提出上诉。二审法院最终裁定驳回乙公司的上诉,维持原裁定。案例介绍到这里,我们的问题也就出现了:像案例中介绍的这种约定了“或裁或诉条款”的合同案件,应当如何确定其案件管辖呢?

二、合同中“或裁或诉条款”的法律效力分析

1、关于仲裁的条款内容为无效约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当事人约定争议可以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协议无效。但一方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另一方未在仲裁法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期间内提出异议的除外。”根据上述规定,案涉合同中关于“因本合同发生的争议,双方可协商解决。协商解决不成,任何一方可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或者向甲公司住所地法院起诉”的约定属于“或裁或诉条款”,该等条款中关于仲裁的约定为无效约定,不能视为当事人之间达成了仲裁协议。当事人无权依据该等“或裁或诉条款”中的仲裁约定向相关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

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或裁或诉条款”中关于仲裁的约定为无效约定,但是如果一方依据该等约定向相关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且另一方未在仲裁庭首次开庭前对仲裁协议的效力提出异议,那么仲裁庭也可取得对案件的管辖权。在前述情形下,当事人再以双方之间不存在有效的仲裁协议为由主张仲裁庭对案件没有管辖权的,将不能得到支持。

2、关于诉讼管辖内容的效力判定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

该等“或裁或诉条款”中关于仲裁的内容无效,是否导致关于诉讼的内容也同样无效呢?在本文看来,在这种情况下,该等条款中关于诉讼的内容应为有效约定,当事人可以依据关于诉讼的约定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诉讼。具体理由阐述如下:

首先,从仲裁法司法解释第七条的规定看,法律只是否定了仲裁协议的效力,但并未明确该等条款中关于诉讼的内容是否有效。故评判该等条款中关于诉讼内容的法律效力,应当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如果当事人在该等条款中的约定并未违反民事诉讼法关于约定管辖的相关规定,则应当承认该等条款的法律效力。 

其次,从最高法院晚近的审判实践来看,最高法院在多个案件中均认可该等条款中关于诉讼内容的法律效力,认为当事人可依据该等诉讼管辖约定确定案件管辖法院。在荣先岑与武汉百联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合同纠纷案【(2017)最高法民辖32号】中,最高法院阐述到:“在仲裁条款无效的情况下,当事人双方约定管辖协议并不当然无效,应充分尊重当事人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合同有约定的并能够确定管辖法院的,按照合同约定确定管辖。”

在张德江与秦淑珍买卖合同纠纷案【(2016)最高法民辖终285号】中,最高法院认为:“因争议解决条款是当事人依据意思自治原则选择争议解决方式的约定,性质上属于当事人之间关于争议解决方式达成的契约,在没有禁止性规定的情况下,应最大程度上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这符合现代民事纠纷合意解决机制的价值理念。故应根据当事人在约定条款中的真实意思表示,对条款中仲裁或诉讼管辖约定的效力分别作出认定,约定部分无效的,并不当然导致争议解决条款整体无效。”

三、案例评论

在前述法律分析的基础上,让我们回到本文开头的案例中来。甲公司和乙公司在买卖合同中约定:“因本合同发生的争议,双方可协商解决。协商解决不成,任何一方可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或者向甲公司住所地法院起诉。”该等条款明显属于“或裁或诉条款”,对于其中关于仲裁的内容为无效约定,这一点已无疑问。且甲公司并未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故乙公司不可能基于仲裁法司法解释第七条后半段的规定,通过不对仲裁协议的效力提出异议,并且出庭应诉的方式使仲裁庭取得案件管辖权。 

另一方面,甲公司住所地法院为原告住所地的法院,故该等条款中关于“向甲公司住所地法院起诉”的内容并未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关于“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的规定,为有效约定。甲公司依据该等约定向甲公司住所地法院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甲公司住所地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故乙公司的管辖权异议申请在两级法院均未被支持,也在情理之中。

四、律师建议

当事人如果希望因合同引发的法律争议能由仲裁机构来管辖,则应当避免在合同中约定“或裁或诉条款”,且在约定仲裁管辖条款时,务必准确约定仲裁机构名称、仲裁的意思表示和仲裁事项等内容,以确保仲裁条款的有效性。如果当事人因缔约地位等原因而不得不在合同中约定“或裁或诉条款”,则应当尽量对诉讼管辖部分内容进行对己方有利的明确约定,以便将来在仲裁内容被认定无效的情况下,能够依据诉讼管辖部分的约定确定案件管辖。